网红NCN如何撬动资本市场?

 刚刚过去的 2019 年,对于不少上市公司来说都有些难熬,在这一年,我们见识了太多创业明星的跌落,实打实地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生意难做。但是同样是在这一年,却也是网红经济迅速崛起的一年,李佳琦、李子柒等知名网红受到争相追捧,靠着强大的个人IP赚得盆满钵满。

去年一整年,口红一哥李佳琦狂赚了 2 个亿,火遍全球的李子柒净收入1. 6 亿元。按照 2018 年A股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数据来看,有 2307 家公司净利润低于李佳琦,有 2123 家公司净利润不及李子柒,他们个人的吸金能力就超越了A股市场上60%的上市公司。

直播,视频,网红

李子柒们的背后,当然早已经不再只是个人,而是成熟的MCN机构,如今国内的头部网红基本都是机构化运作,许多网红经济公司也在借着这股网红经济的风潮迅速崛起。但是在当前的资本市场上,尚未有真正头部的网红MCN机构,最赚钱的MCN目前都还没上市。

作为一个以人和IP为核心价值的行业,未来MCN机构将如何发掘和培养个人IP,如何发挥网红IP的最大价值,如何利用个人IP撬动资本市场,这些都是整个行业亟需思考的问题。

1

MCN:网红IP的终极归宿

自从网红这个群体开始出现,我们就见证了形形色色的网红昙花一现,许多名噪一时的大网红一旦发展受困,往往很快就会被大众所遗忘。

面对个人IP的无力,经纪公司和孵化机构往往就成为了个人网红的最大靠山,那些背后有机构、有团队的网红往往也能够红得更久,更容易实现商业变现。

如果要追溯个人IP的机构化起源,或许最早可以从古代的“门客”制度说起,几千年前中国就一度盛行养客之风,将名满天下的文人墨客招揽到自己门下为自己服务,可以说是最早的MCN机构。

当然,门客制度不过是个人IP机构化一个走样的雏形,在历史上也并不长久,个人IP真正的第一轮机构化潮流,其实还是在公司制度崛起之后。在互联网出现和普及之前,还不存在“网红”的概念,但是作家、明星等职业同样具有明显的IP化特征。

在当时的环境下,要想成为作家或明星,同样需要依附于强大的机构和个人,必须要有人帮你出书或出道,你才有建立和发展个人IP的个可能性,出版公司和经纪公司往往掌握生杀大权,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“雪藏”和“封杀”。

所以严格来说,历史上的大部分时候,个人IP都是以机构化运作为主,纯粹的个体IP从来不是主流。

20 世纪末至 21 世纪初,互联网崛起的初期,大概是是网红发展史上仅有的个人主义时期。在互联网的普及下,互联网时代的普通人话语权得到了极大增强,个人IP的建立不再依赖于机构,每个人都拥有了在十五分钟内成名的机会。

所以从 21 世纪开始,我们几乎见证了历史上最疯狂的草根时期,无数草根写手、素人女神和奇人异士纷纷走进大众视野,其中不少以“审丑”为吸睛点的网红至今还被人所津津乐道。

但是这一类网红往往很容易遭遇发展瓶颈,进而一蹶不振,难以实现IP价值的最大化。